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王晓初对中国电信未来的影响有多远0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8-12-29 20:58:48

影响公众和政策 一个具体的事件。前不久,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韩夏表示,号码可携带业务是我国今后电信发展的一大方向,信息产业部将会大力推动此项服务在我国尽早实施。而对信息产业部的这一表态,中国电信的反应是将积极推进带号转业务,并表示中国电信可以做到这一业务的实现,而且电信旗下的江苏南京电信当即表示将于9月1日试点带号转业务。中国电信何以对带号转业务反应如此迅速,著名电信分析专家、Frostsullivan中国区总经理王煜全认为,南京电信只是中国电信的地方分公司,其做法应该是传达了中国电信集团的意图。其实,韩夏副局长对带号转业务并没有过细地描述,而针对这件事中国电信的表态却非常聪明,王煜全说,中国电信巧妙地偷换了概念,表明了其支持带号转并且表示可以推出此业务,这无疑是向公众和政府表示,固都可能带号转了,移动就自不必说。王煜全分析,事实上固和移动是两码事,韩夏所说的带号转实际上应该有所指,那就是针对移动而非固定。王煜全认为,就固的业务本身而言,第一,如果本地带号转应该是非常容易实现的,是移机不变号;第二,跨地区带号转从来没有人能做到,因为固每个地区是有区号的,所以固根本谈不上带号转。王煜全认为,借信息产业部有关官员的谈话为背景,中国电信推出自己的观点,既表明了意图又不露任何痕迹,使整个带号转的事情处于一种热烈的讨论之中。而中国电信此举的目的是什么?按照王煜全的观点,是在为将来拿到移动牌照以后以带号转为手段,从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争夺客户奠定舆论基础。作为国内最大的固运营商,中国电信一旦拥有了移动业务,将成为全业务运营商,以此为优势,中国电信从其他运营商手中争夺客户要比不能带号转、自己从头开始发展客户快得多。

应该说,中国电信这步棋是高明的,王煜全认为,此举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进入王晓初时代以后中国电信的变化。这个事情使中国电信和政府贴得更近了,中国电信谋求影响政府决策的意图已经得到显现。

中国的运营商其实挺委屈的。想想过去的10年,有哪个行业能像电信业那样,从非常落后的水平,发展到了和世界先进水平齐头并进,没有,可电信业做到了。而电信业在创造着这个巨大变化的同时,挨的骂也是最多的。然而电信业的委屈,却又怨不得别人,原因就是电信运营商们从来都不会向社会解释。“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全世界都是一个理,中国电信业的运营商们不会“哭”,所以一直忍受着公众对整个行业的误解。

终于,作为中国电信老总的王晓初出来说话了。

其实,目前整个电信业都处于一个困境,有人开玩笑说其是“动辄则咎”,也就是眼下的运营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容易犯错误而无功可立,用句俗话说就是“动不动就错了”。举例讲,和互联得以普及的今天,丰富的互联应用和业务依然得到了政府有关部门和公众的批评,另外,电信服务的有些不规范也使运营商在每年的3.15消费者权益日成为众矢之的。当然,运营商在为公众提供服务的同时存在的这些问题,无疑是属于运营商需要进一步改进的地方,但试想,短短的几年时间,运营商需要在业务、在络等各个方面进行发展,服务以及内容的管理方面难免出现一些纰漏。运营商也正在努力改正之。但人们在批评电信的同时,却忘记了电信业这么多年是如何把中国变成电信大国的。电信业目前就像人们常说的“鞭打快牛”那样,电信和人们的生活贴得越来越近了,虽然极大地满足了老百姓的需求,但老百姓对电信业的怨言却越来越大,而对有的垄断行业,比如电信、铁路消费者反倒情况好得多。

再看看政府的监管,王煜全认为,政府对电信业的监管,基本是用壅塞的办法而不是用疏导的办法,这对下一阶段电信业的发展非常不利。中国的电信业发展到现在,已经在步入下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无论是3G也好、NGN也好,以至于未来电信业的整体发展也好,都依赖于业务创新。王晓初提出要进行企业转型,要成为综合的信息服务提供商的目的正于此。

又回到上文所说的“动辄则咎”,创新的过程就是试错的过程,创新很难做一点瑕疵都没有。按照眼下的一些监管思路,动辄就是政府希望如何,这样将会在运营商创新的时候出现问题。王煜全从另外一个说法阐释了他对此种现象的担心:电信业发展需要创新,而大环境不鼓励创新,或者没有鼓励创新的机制,因为现在没有创新都“动辄则咎”,被政府不满,被老百姓批判,创新将无疑会招来更多的埋怨。

另外,有一种现象,那就是整个电信产业对国家对人民的意义正在变得模糊。几年前人们一片欢呼,电信产业被誉为伟大的产业,支持了国家信息化。而几年过去了,目前的情况是国家信息化基础设施已经建好了,但信息化却依然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众所周知,国家信息化需要的不光是基础设施,更需要有上层建筑即应用,需要包括政府、企业在内的全社会都用信息化的内容。但事实并非如此。在这种情况下,电信运营商建立起来的基础设施已经无法拉动信息化这辆大车。运营商原来的使命似乎在这里终结了,而新的使命还没有出现,公众对运营商的态度是显然的。

王煜全说,上文所提正是目前中国电信业面临的最大的矛盾。而王晓初从一定意义上来讲,他会“哭”,他会解释。王晓初的解释是中国电信解决这个矛盾的法宝就是转型,要从基础电信运营商转到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在王晓初看来,未来的社会是信息社会,运营商作为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是整个信息社会的基石。不光是社会信息化的基石,更是信息社会的基石,信息化的基石体现了中国电信的络为信息化提供支撑,而信息社会的基石则体现了中国电信将为信息社会提供丰富的信息化应用。按照中国电信的想法,信息社会应处处有中国电信。中国电信做到这一点并非难事,因为将来中国电信获得移动牌照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王晓初带给中国电信最大的改变就是中国电信变得更加高调了,而且变得在影响舆论和政策上更有思维更有战略了。其实作为电信业发展的实施者,包括中国电信在内的几大运营商对行业的发展都心知肚明。而从现实的情况看,由运营商到有关最高机构,对电信业的认知度是递减的,首先运营商最清楚,再上一层的监管机关,包括信息产业部以及地方的通信管理局等的理解会差一些,因为虽然是监管机构但不是完全身临其中。而有关政策的最终决策者即中央有关部门,比如国资委、国家发改委等的理解就相对更加少一些了。但基于这种认知上层次的递减,以前电信业管理政策的制定却是相反方向的,即政府要运营商怎么做运营商就得怎么做,运营商没有发言权,真正成了外行指挥内行了。即便是现在,作为运营商来讲,具体制定发展方向也是不可能的,但运营商只要能在政府制定相关管理政策的过程中发挥一些影响也会起到非常好的作用。

据了解,全球的运营商都有一个很重要的部门,叫lobbydepartment,这里的lobby特指美国国会。据了解,美国所有有一定影响的大企业,都会有一批专门的人员,这批人员是专门做政府攻关活动的,他们不能进国会去开会,只能在国会开会的时候等在lobby(大堂),政界人士进去和出来的时候,这些人就去游说他们,去影响他们,以促使国家政策的走向会有利于本行业或本企业。在美国的企业中,lobbydepartment这个部门都是非常强势的机构。美国的企业之所以专门设立这种部门,是因为行业或者企业的未来发展高度依赖于政府,所以他要去影响政府的政策走向。

王煜全认为,王晓初进入中国电信以后,经常在媒体发表一些自己的观点,像对3G的态度,像对中国联通的想法等等,都是在试图影响政府的政策制定。可以说,王晓初自己在做了lobbydepartment的工作了。而这也正说明了中国电信逐渐真正的走向市场化了。因为他已经在开始政府攻关,而且不完全是政府,还包括舆论。王晓初试图用影响政府的政策,而政策又反过来作为管制企业的手段。王晓初应该明白,如果企业不影响政府的政策制定,政府的政策也许对企业的管制就会都是限制,这对中国电信将是非常不利的。

弯道之苦 王晓初到中国电信以后,作为第一把手的他,不管是利用个人影响也好,还是中国电信的集团策略也好,影响政府的政策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作为运营商的中国电信是专家,运营商都不在产业发展的大政方针上有声音,怎么可能让国家制定出非常切合于产业发展的政策呢?而且现在的中国电信正处在剧烈的转型期,很多时候外行根本不了解电信业的发展脉络,完全有可能是瞎指挥。有专家认为,现在我们国家的监管还是比较落后的,电信运营的转型又需要非常快,如果说电信运营商的发展是在一个标准跑道上,此时的中国电信就已经进入决定竞争胜负的弯道了,这个时候的中国电信,不转是不行了,最关键的就是能不能顺利地转过去,而且转型的过程中把许多包袱都甩掉。这个时候理解这个弯道该如何转将是非常关键的。

今年初,在中国电信的工作会议上,王晓初表示中国电信将进行战略转型,从传统的“络运营商”向“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转变。王晓初表示,中国电信“不仅要为客户提供络业务,更应该和内容运营商合作,一起为客户提供综合的、一站式的服务”。

但有关专家认为,王晓初提出的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的定位并不全面。专家认为,未来的中国电信应该提供的不仅仅是简单的信息服务,应该包括两层涵义,一是用户的体验经济的基础,二是影响力经济的基石。关于体验经济,专家认为,传统通信的定义是信息交换,一个人把一个信息传递给另外一个人,两个人都有了信息,这叫信息交换,而现在不完全是这样的市场,人们需要感情的传递和沟通,叫情感交流。从这个层面上说,通信业务和沟通业务是两回事。整个社会越来越从硬的通信业务转到软的情感交流、娱乐、时尚等的沟通。这是体验经济的特征,并不完全是信息服务。依照现在中国电信提供的业务,人们需要快乐的体验、需要悲伤的体验、甚至需要恐怖的体验,都会得到满足。最为关键的是,用户需要中国电信还要提供什么?从这个角度讲,中国电信的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的定位是比较窄了。专家认为,信息服务提供商的定位远远不够,因为中国电信承载的绝不仅仅是体验经济所需要的服务,而且还包括影响力经济范畴所需要的业务。关于影响力经济,比如这几年正在非常火热的春节短信,一个人也许会收到好几条重复的,因为有不同的人在转发,如果运营商对移动业务进行跟踪,去研究一下这个短信的转发轨迹,也许就会形成一个影响力曲线,谁的影响力大谁的影响力小一目了然。体验经济只强调使用权不强调拥有权,就比如看电影不需要拷贝,但它能带给人们不同的体验。而影响力经济就是1:99的引爆流行法则,一旦抓住1%的高端用户,这1%的高端用户可以吸引99%的用户跟随。21世纪世界经济就建立在这两大基础之上。未来世界经济这两点非常突出,而这两点的基石是什么,专家认为是电信运营商,而只提供信息服务的运营商是不能够承担起这个基石的的。

所以电信运营商真正的核心价值是什么,不光是一个信息社会里的信息服务提供商,体验经济和影响力经济全都要靠电信来支撑。其他的行业和企业都支撑不了。现在的关键就是能否让今天的电信业为未来的体验经济和影响力经济奠好基,它的意义要比让运营商现在多收点钱重要得多。

王煜全认为,作为运营商来讲,这有两点非常重要,第一是眼光,要能看到转型的弯道,第二就是运营商的执行力,要能保证能转得过去。而弯道的设立和政府的监管和政策高度相关,能否顺利转过去在很大程度是也取决于政府对运营商的态度。从这个意义上说,王晓初要影响政府、影响政策、影响公众的努力就显得特别重要。在中国电信业的领导中,同时做到这两点的,王晓初是第一人。应该说,王晓初在这点上为其他运营商做了表率。但专家认为,王晓初对弯道的判断还有不准的地方,不知在现在的判断下,王晓初能否让中国电信顺利地跑过弯道。

管理的误区 王晓初上台以后不久,就将原互联业务部和互联星空事业部合而为一,成立互联与增值业务事业部,而且对一省级运营商和集团公司内部的部分中层领导进行了调整。外人看来,王晓初是想搭建一个自己认为合理的机构框架和人员配置。

王晓初的这种做法好像是所有的CEO们上台以后必做的一件事情,且不说是不是应验了中国那句古语“一朝天子一朝臣”,单就王晓初在年初工作会上提出的电信转型的思路看,这种调整也是为其作前期的组织和机构铺垫。

但也有专家并不认为王晓初的做法是合乎中国电信发展的要求的。王煜全认为王晓初此举治标不治本,并不能解决什么大问题。之所以有这种感觉,王煜全解释说,虽然王晓初为中国电信制定了转型的思路,并且引领中国电信已经正在走转型的路子,但毕竟他还没有看清楚中国电信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就像上文中所说的,王晓初为中国电信的定位还是有些窄。基于这种总体思路,是不可能有正确的核心竞争力的认识的。前文说过,中国电信的核心竞争力就在于它一定要为未来体验经验和影响力经济提供服务而非只是一个纯粹的信息业务提供商。王煜全认为,对核心竞争力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后,才能确定整个企业的发展策略,而在具体管理层的调整,包括人员的调整、部门的分拆与合并或设置,都是要建立在这个策略之上的。王煜全说,王晓初的这种做法是中国企业的一个通病。

应该说,王晓初对中国电信的发展还是按照常规一步步地调整,有点摸着石头过河的意思,摸着石头过河不一定保证能过河,也有可能顺流而下。比较容易的改革和向着某个方向一定要如何的改革是不一样的,要去的目的地也许没有平坦的大道,有平坦大道通往的地方却未必是目的地。现在王晓初的调整,也许是最容易见效的,但这种调整的结果未必是王晓初最终想要的结果。

经过几年的发展,中国电信业的发展跨越了靠资源竞争的简单竞争时代,以后的竞争更加需要理论的支撑。现在已经到了中国电信坐下来认真思考未来自己的竞争力到底是什么的时候了。以前的竞争很简单,靠自己的垄断的资源,靠先入为主的市场占有。以后将不会顺利,以后资源开放,加上带号转,用户为什么对某一个运营商忠诚,就要靠这个运营商能给予他们更多的体验。有一个故事,以前,北京某个京剧团里有一个著名的鼓师,每个角色上场或下场打多少下鼓点,他都打得非常精彩,他有一个徒弟很刻苦地学习师傅的绝艺,但在人们眼里,他始终不及师傅。于时徒弟就开始模仿师傅,每次师傅在某个场景下打多少下他都记下来,也在同样的情况下打多少,即便是这样,人们还是认为他打的不好师傅好。因为他并没有学到师傅打鼓的精髓。其实很简单,打鼓能否打好的核心不是打多少下,核心是那个气氛,那个节奏,那个韵率的把握,是把自己的思想融入到戏里的感悟,而不是简单的声音。也就是说,这个选徒弟并没有学到师傅打鼓的精髓。再说中国电信,互联星空业务没有发展起来的原因并不是由于两个部门互相打架造成的,互联星空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业务,和中国电信合作的SP很少,据了解,中国电信互联星空的SP伙伴总计只有50多个,而移动的SP伙伴则成百上千,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电信的增值业务是很难开展起来的。所以,中国电信针对互联星空业务的调整并没有抓住问题的实质。

看看中国电信的机构设置,其中没有专门的产品研发部门。而目前中国运营商普遍缺的就是产品研发部门。什么是产品研发,就是紧盯用户需求看,根据用户需求研发新业务。用户有什么需要运营商如何利用其现有的条件和技术满足其需求,这才是最核心的。现在的情况是,不是用户没有电信需求,而是运营商没有人去关注用户有什么需求。中国电信目前所做的都是以最简单的办法去维护用户的现有需求。

有人将用户需求分为三个层次。一是现有需求,就是外在的目前已经可以满足的需求,就像打。二是潜在需求,就是用户自己现在并不说出来自己需求什么的需求。三是创造需求,就是用户现在没有这种需求,但只有人提供了,这种需求就有了,就像看电影,电影发明以前人们是不知道的,但有了电影,看电影就成为人们的一种需求了。

关于电信运营商的业务发展,目前的情况是,现有需求发展得很好,也就是说普通的电信业务已经很好地满足了老百姓的需求,而这种普通通信业务是一个刚性市场,到现在的程度,以后能难再有大的市场提升。而真正的有增长空间的是弹性市场,这些通信需求就来自于人们的娱乐需求、情感需求等等。这个市场目前来讲还属于潜在需求的范畴,以3G为例,如果中国电信去做一个市场调研,问起老百姓在3G时代想用什么业务,应该没有多少人能回答得出。此时,运营商就需要推出更多的创造需求,就是中国电信在拥有了3G络之后,通过自己的产品研发机构,推出3G业务给用户,用户才会有所选择。现有需求可以通过现有的调研方式得知,潜在需求和创造需求就需要运营商产品研发部门对用户的深入理解。

中国电信目前的业务种类应该是比较丰富的,而且还在不断地推出新的业务,但从现在的业务看,并没有革命性的业务。有专家分析,虽然中国电信还没有杀手级应用,但未来会出现杀手级应用组合。未来每一个产品都会给中国电信带来一定的市场,而众多的产品和业务加起来,就会让中国电信在某一个领域占有一定的位置。在这种情况下,考验运营商的是不光要有产品研发能力,更要有持续的产品研发能力。

从这个角度上看,王晓初在管理上的调整并不能解决实质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王晓初还需要解决不少问题。

王晓初意志和中国电信意志 以他的前任周德强相比,王晓初更加喜欢在公众场所表明自己的态度。一些全球性大企业领导人中,也有说话锋芒毕露的,而这其中,更多的则是基于公司需要,他们的言论都是设计好的,是代表公司形象的。公司需要CEO有一个强硬的形象,这个CEO就会强硬,公司需要给公众以温和的形象,CEO就会表现得温和。

在眼下的中国电信,王晓初的意志就是中国电信的意志,这是包括中国电信运营商在内的大部分中国企业的共同的特点。王晓初的思想就代表了中国电信的思路,现在是,将来不应该是,中国电信也应该改。软件帝国微软为什么能够成功,因为比尔.盖茨为微软建立了一个制度化的体系,并努力将其延伸下去。比尔.盖茨是微软产品战略中一个重要的棋子,很少有微软的发布会是捧比尔.盖茨的,每当一个新产品出来了,比尔?盖茨就会出来为产品做秀,因为他有太大的知名度,发布会上,比尔.盖茨永远是配角,主角是其产品。好的企业领导人会将企业带向持续化、制度化,而一旦制度建立起来了,即便是换了领导人,企业也照样能健康发展。企业制度大于一切。一个企业如果一个领导上台就蓬勃发展,换另外一个领导就倒闭,这个企业的前一任领导是并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

王晓初希望能为中国电信建立起影响企业长期发展的机制,而使中国电信将来不管是李晓初执政,还是张晓初管理,都能有一个健全的发展之路。而这才是王晓初对中国电信最长远的影响。

mt4搭建
环卫洒水车
自动馅饼机价格

相关推荐